日常法師 027-B LYRICS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廿七卷 B面
日常法師


--------------------------------------------------------------------------------

淨除一切過失,增長一切功德,這樣來的。所以從這個地方我們了解,所以我們了解這個地方它沒有講親近善知識,聽聞還要親近善知識,所以善財童子他參了一個不夠,參了兩個,百城煙水,五十三員大善知識。為什麼他能一生取辦?次第井然,就是這麼簡單,清楚嗎?這個地方概念告訴我們了,所以以後我們真正溫習的時候,這種大經大論一定要拿來多看,那時候你才了解法華上面為什麼佛說,我多生多劫把最好的東西告訴你們,但是你們就是只拿你們自己歡喜的。對了!對了!就是那個。好了,然後儘管你有一點成就了,轉了一個大圈子。那時候你就很清楚很明白,這個大綱在這裡。反過來,你說不、不不,他一定要全部聽懂,不但是聽懂了,然後照著這樣去做,一步一步地照著去做,你不要把我這個概念叉在這裡,一叉你就完了,一叉在這裡善知識的話都不一定聽得見,他就是講這個。也許你會想這個人在那兒講我,是講你嘛!就要叫你改錯!所以世間的聖人尚且這麼說,「子路聞過則喜」,子路聽見人家告訴他有過失就高興,我可以改過;現在告訴你改過你還不願意,你能改得了嗎?所以弄了半天,這個我越弄越大,你怎麼修呢?這不是很明白嗎?。所以我現在常常自己說,現在真幸運,我也建議各位同學,有的時候比較用厲害一點的口氣,所以常常會說,你如果這地方改不掉的話,脫下衣服回家去,我倒不是要故意這麼說,就是說用這個比較重一點的刺激一下,大家希望了解這一點。每一個人都希望跑得來做最好的,當然這個是千真萬確,那麼怎麼才能做到最好的呢?這個基本概念就在這裡。現在我們繼續下去。

p. 53 (8)

【故諸經論,皆說於修聞思最要。】

所以所有的大經大論都是這麼說的,真正的修行,聞思是最重要,這個次第是一點都不能錯的。我說到這裡,我想起一個,怎麼講呢?也可以說很好玩,也可以說很痛心,遺教經,這是一個很基本、很重要,也可以說我們平常說起來很淺近的,有一個好心的善知識,把它翻成功英文。這個很有名的一個人,結果他最後的話,講到慧的時候,所以告訴我們當以聞思修慧而自正業。也許你們在座的後面有幾位剛剛開始不了解,你們可以翻,現在我們正在學嘛。應以聞思修慧而自,自就自己增長受益,結果他翻譯的時候,他聞思兩個字輕輕帶過,他不曉得這個聞思兩個字的意義,他就只講那個修行。實際上經論上面告訴我們,修行是聞思為要,你有了聞思,總歸會有修的,你沒有聞思,這個修是絕不可能的,所以現在我是想到這地方呢,順便一提。這是鼓勵我自己,提醒我自己,我常常這樣想,開口講法的時候這個次第至少要弄清楚,就算我沒有懂,如果說了解這個完整的傳承告訴別人,它也不會害人,也不會錯誤。否則的話我們輕輕鬆鬆隨便去看了以候,自己覺得懂了,隨自聰辯,不依師承,濫傳教法,叫人家真偽莫辨,對佛法的損害,最嚴重的事情。繼續。

【若謂聞思所決擇者,非為修故,唯是廣闢諸外知解,若正修時,另修一種無關餘事。】

有的人這麼說,前面他就這麼說,說你修的時候,你不要去思惟的。為什麼?因為思惟是聞思的時候的事情,修的時候不要它。為什麼呀?他說聞思都是開闢諸外知解,講講道理的,所以這個講講道理的,你現在修的時候不要,修另外一件事情。所以我們平常這種狀態是什麼呢?說我們也會有這樣說法,說我們要行解並重,所以大家坐在講堂裡面要大家講一講,講好了以後,好了修了,把剛才的丟掉、忘記掉了,現在我們去修去了,那就是這種事情。這個等於什麼?等於

【如示跑處另向餘跑,則前所說悉無係屬,】

就像說告訴你,騎了一個馬告訴你怎麼跑,拿我們現在來說開車子,給你一個地圖來看,你從那裡去,我從這裡到那裡要麼開,這個地圖看完了以候,正式開車的時候,反方向另外跑。請問這個地圖你看他幹什麼啊?然後我們說起來兩個都需要,那種事這是戲論,所以這個地方很重要,這很明白的事情。前面聞思就告訴你怎麼修,所以修的時候就把剛才講的道理趁機應用。所以應該說,現在我們講完了,你們懂了沒有,懂了;懂了以後,就跑得去照剛才那個東西,好好的認真去修了,這個才是呀。那裡說開闢一種見解,必不可少的,你有了認識,你才能夠正式的修,才能夠有成就。所以這個聞思之間是有必然的因果關係,這我們要了解,所以再提一下,所以我們產生現在時下的錯誤的話,它有它的種種原因。而將來很可能我們走得好,把佛法挽救過來,自己也得益;走得不好,我們自己也不得益,還害別人。人家看起來,你看教我的這個法師,他講了半天那個行持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情,原來這種講講是沒有用的,對不對?這是很明白的一個事實。所以這是我為什麼,我在這裡說我想像中的上座是什麼?就是他行持上面,做為後人表率的這個。我覺得我們共同應該以這個為策勵,至於人家怎麼樣,那不用去管他,那是菩薩示現,我們到了菩薩境界也不妨這樣去示現。我自己衡量、衡量,我自己覺得只是一個凡夫,那我還是照著我自己規規矩矩來。進一步來說,你修學佛法,你是修別人還是修自己?修自己;修自己你管人家幹什麼?這不是很明白嗎?所以佛法一再告訴我們內學、內學,你注意你自己,那個時候自然而然你忙著去管你自己。當你自己條件夠了,你有慈悲心,說我現在要幫忙他了,那時候你很清楚你是基於一種慈悲幫忙他,不是心裡面煩躁的討厭我受不了,錯了!這個概念非常清楚,非常明白。那麼下面

【亦是善破諸聖言中,諸總建立三慧次第生起之理,則其亂說趣無錯道,不須多聞亦成善說。】

除了像上面這種講法,講是講、修是修,兩件事情,毫不相關的話,這個根本莫名其妙以外,還有一個大毛病,這個是非常嚴重的,因為他這樣說,所以把佛法完整的次第,善巧的說法,說這個是什麼?一定是聞思修這個次第。現在他居然說聞思跟修不相關,那豈不是把那個完整的三個次第被他破壞了嗎?所以說善破諸聖言中建立這個三慧次第。總建立的那個總字有特別意義,整個的大綱,這個是最完整的,現在我們所以目前這種狀態,佛法支離破碎,就是那個東西破壞了。所以現在講修的人是不要聞思的,然後聞思的人也不要修的,都是這個。下面說生起次第,什麼叫生起?就是你正式的相應與否,一定要這樣來的,如果說你不照這個次第的話,那不可能。所以在這種狀態當中,上面這種亂說,莫名其妙的亂說,不須多聞亦成善說,這個就完全錯了。繼續。

【未達此等扼要之相,即是多習經典續部,與一從來未習教者,於正修時,二人所修,全無多寡。】

所以假定你對上面這個道理不了解,不能把握得住的話,那麼我們會產生一種現象,是什麼呀?說既然聞思跟修沒有關係,那麼有一個人聞思很多,有一個人一點聞思都沒有,但是他們兩個一樣的修,他只要修一樣,結果應該一樣,對不對?豈不是變成這樣了。所以必然產生一個什麼?必然產生一個:說一個人聽了很多,一個人一點都沒有聽,修的時候結果一樣,那你就不要聞思了。實際上錯的,不過這裡要解釋一下,有人問了,既然經典上這樣說的話,為什麼六祖大師一個大字都不認識,他行啊?你們會不會有這個疑問?難免會有人疑問。我告訴你這個道理很清楚。我們世間做事情看起來,只是從你一歲開始,到你兩腳一伸的時候,或者三十歲、五十歲、一百二十歲,這個一生圓滿了。實際上我們修學佛法是不是這樣?不是。通常以簡單的來說,我們常常說三大阿僧袛劫;我們不要說三大阿僧祇劫,拿我們現在世間的現象來看,小學、中學、大學,對不對?所以你現在那個時候你說,我在小學當中念他六年,小學畢業了,告一段落;然後進入中學,你又重新開始,中學畢業了,告一段落;大學又告一段落,一共三個大段落。同時你在小學裡面六年級,今年一年級,明年二年級,又是這樣告一個段落;今年在一年級的時候,這個是春季班,這個是秋季班,還要告一個段落;然後呢今天是今天,明天是明天,是不是天天不同啊?那麼我們從這個眼光去看,我們大家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起來,那個大學生早上起來認得的東西,跟小學生早上起來認得的東西的內容一樣不一樣呀?不一樣的,對不對?不一樣的。我們或者進一步這樣說吧,我們大家去做生意,我嘛做一個小販,在這個馬路上面賣那個枝仔冰,背著一個桶這樣,你嘛是王永慶大老闆。結果我們大家睡在一個地方,大家譬如說今天大家睡在那裡,明天早上起來了,我起來的時候摸摸袋裡面大概有五十塊錢,王永慶一摸有五百億,對不對?這個清楚不清楚?我們大家早上起來,為什麼我只有五十塊,他有五百億呀?為什麼?很明白,他以前已經積了。所以六祖大師他以前已經積了很多生,他怎麼積起來的?對不起!還是這個次第一步一步上來的,清楚嗎?所以我們現在千萬不要說這六祖大師這個樣的,或者有的人,你看尤其是現在那個念佛,為什麼那些老公公、老婆婆什麼字都不認識,他念念佛就往生了?所以我什麼都不要,我要念念佛也就往生了。可以的,如果說你年紀大了,你是一個在家人,這個最好的榜樣,你去做,的的確確千真萬確。如果你今天年紀還輕,是個出家人,將來要想負這個弘法的責任的話,不要走這個路。為什麼?將來你自己念,還要告訴別人,到時人家問你念佛怎麼念呀?佛法怎麼修呀?你會告訴他我都不會,我只會念阿彌陀佛。那麼好了,念佛怎麼念呀?你也不會,那請問你這個弘法的責任到那裡去了?不是很明白嗎?所以你必須要多了解,乃至於退一步就算對你來說,她這個老婆婆念了可以去,我們還不一定能去呢!你相信不相信?你不相信,不妨關起來,關在那個石室叫你關幾天,你關得住關不住?第一天還蠻好,關到第二天心裡煩得要命,第三天你就想到馬路上去晃一晃,待不住。為什麼她行?為什麼我不行?剛才說過了,就是各人宿生的背景條件不一樣,所以自己首先要認識自己內涵,那個時候就找到自己下腳的地方。這個前面說過,後面也在這個地方說,都是說這個。所以在我的感覺當中,假定說剛才這種例子可行的話,你去學這個老婆婆也太沒出息了,要我的話,六祖大師都不足學。為什麼?六祖大師還要跑得去聽人家聽那個金剛經,聽懂了然後呢要去找黃梅五祖,然後呢,弄了個半天。我要學,學佛!我要跑到印度尼連禪河旁邊,到了十二月初八,一看成佛了,這不是更好嗎?你們去學那個老婆婆真沒有出息透了,對不對?行嗎?所以這個我不是說笑話,很清楚、很明白。你一定要把那個法相、行相弄得非常清楚,那個時候,你才不會走錯路,否則我們太多人總覺得,他就是這個樣的,我最好省事。要曉得修學佛法最重要的兩樣東西,一個正見,一個是正精進,你這個概念是正見已失,就算你有正見的話;正精進,就是說不怕一切的要去做,現在你還沒有做,覺得這個麻煩呀!還沒有做,打了退堂鼓了,你能成嗎?佛法兩樣東西,正見、正精進,就是這個錯誤的概念攔腰斬斷,你還談佛法,還要說我要救一切眾生,那不是完全在那裡說大話嗎?說夢話嗎?這個是我們好好的深切的反省的一點。所以這個地方說,我們要了解這兩個的差別,有這樣的很不一樣的地方。到這裡,對這個概念容或還不清楚,你們好好的繼續下去,自然那個法相了解得越清楚,你會看得清清楚楚,理論也懂,然後呢在身心上面觀察的時候,你會證實這個事實,千真萬確。那時候你才會完全不動搖,在這種狀態你走上去是千穩百當,萬修萬去。現在我們繼續下去。

【又彼行者,是執聞法及觀擇等以為過失,諸惡軌派令成堅固。】

就上面這種講上面這種話的那些人,害了個大毛病,他有種執著,執著什麼?執著以為聽聞跟思惟說這個是個過失,他現在不要講了,你只要念個阿彌陀佛就好了,這樣;然後呢你這個不要管了,參一個話頭就算了;乃至於教下,本來要講教的,跑到那一些人身上不要了,叫南無妙法蓮華經好了。現在我們都是這個毛病,學密的嘛只要一個咒字,所以不管是哪宗哪派,流到後來走上錯路,都犯同樣的毛病。這個是什麼呀?惡軌派,就是損害佛法的,而且令成堅固。這個真痛心呀!我以前也是這樣,這個善知識告訴我,告訴我的確是這個樣嘛,所以我也是到處勸人家,你不要忙這些啦,沒有意思,趕快修行,我這個書本恨不得把它燒掉。所以佛,在這裡真是痛哭啊!地藏十輪經你們好好的看看,大乘僧,不管是任何行者,小乘固然不能毀謗大乘,大乘同樣的絕不能毀謗小乘,它說得很清楚;我無量劫以來,捨頭目腦髓為求一偈一句,才能夠把這個正法之寶,在這個地方拿出來給你們,你們就輕輕鬆鬆說:這個用不著。所以佛說外道不能破,因為你本來是個外道,本來跟它反對的嘛,當然人家最多笑一笑;你今天穿了這件衣服是個佛陀的弟子,說這個沒有用,人家跟你學的人,聽見了這沒有用了,佛法不衰等待何時?請問,請問這個責任是誰的?所以我們現在一天到晚說,我們業障很重,嘴巴上面講,還偏偏的造那個最重的重業障,謗法的障是最重,對不對?想想看。所以前面綱要已經提出來了,這個地方又提,我們這一路向下去一路提。所以本論告訴我們,極大的罪行自行消滅,就是這個,我們了解了這個的話,對任何一個東西尊重得不得了。那我們怎麼辦呢?前面告訴我們,對我們現在能修的趕快很尊重的修,不能修的我們了解了,因為我業障未除、資糧未聚,所以拼命努力;業障除、資糧聚了,到什麼時候我就可以修了。所以現在因地當中你作這個,絕不說嫌棄它不要,而是說自己障礙太重,一心恭敬,因為你因地當中這樣,障礙除掉了,對他恭敬,到了時候你自然能學。現在你因地當中已經輕視丟掉它,將來你的果位上面,結的果是什麼啊?現起的時候當然你丟掉它,這個是必然的現象,清楚不清楚這個?總記得佛法是因果關係,因緣關係,就是這個。那麼繼續下去。

【是故串習聞思二慧所決定義,雖非修成,然許是修,有何相違。】

所以要曉得對於聞思兩件事的串習,所以聞思本身也是不斷的練習、練習、練習,所以廣義的來說就是修。所以它這個地方不用修而用串的話,其實是一樣的,就是廣義的來說,你這個聞跟思也不斷的去努力,對吧?所以它雖然不是狹義的聞思修的修成,但是也是許是修,實際上我們的的確確也是修行,這是廣義的。這個並不相違,不但不相違,而且是必須要的次第是這個樣呀。那麼這是第一個,正面的陳列。它下面是反面的說明,看

p. 54

【若相違者,則諸異生未得初禪未到地定時,應全無修。以欲地中,除說已得入大地時,由彼因緣,可生修所成慧之外,餘於欲地無修所成,對法論中數宣說故。】

最後那段話先講,就是對法論,就是經論,經論當中關於上面這個道理到處,很多地方都說,那麼上面什麼道理呢?這段要解釋一下,這個文字在座的大部分都不懂。前面告訴我們說,聞思的時候,它算它是修,不相違的,是正確的,我們不能說它違背的;假定說聞思叫做修,是違背的話,那就產生了一個大毛病。什麼大毛病呀?說平常我們這個修行,狹義的來說,說聞、思、修對吧?就是先是聽聞,懂了以後呢思惟,然後呢修習;修習得到的一個結果,就這樣。那麼平常我們不要說出世間的,就是世間的定來說,那個得到定,是什麼?修所成的小結果,一定告訴你,散亂當中是這個樣,那麼定這個樣,有什麼好處?散亂有什麼壞處?啟發你的追求的心理,然後告訴你怎麼修那個定,然後呢你把告訴的道理弄清楚,照著去修,最後證得那個定。所以它必然的。是所以在欲地當中,我們說欲地的話,就是三惡道,人以及欲界六天這個,那麼一直到上面最後叫未道地定,在這個當中都是欲界。沒有得根本定,所以既然沒有得定的話,就沒有修所成的這個內涵,對嗎?因為你至少得定的根本定要什麼?得根本定是經過修定才成的,你沒有修定之前,得不到根本定。但是有一個除外的,已入大地,就是已登地的菩薩他有,他所以有以前已修過了。就我們剛才說的這個故事一樣,儘管我們同樣的睡一晚,張開眼睛來,他的袋裡有個五百億,他以前早就積在那裡了,換句話說,對我們一般的正規向上的人來說,你在欲地當中不可能有修所成的這個內涵,不可能得到定,得到了定就是進入色界了。那麼請問,你在沒有得到這個之前,你用什麼方式才能夠得到它?或者說得到那個定,那個是我們要求的果,對吧?現在你用什麼因才能夠得到它?譬如說我要吃飯,那麼我要買米、,要洗、去燒、去弄這個因,這樣去做的話,那麼飯就燒出來了,它這個飯不會天上掉下來的。所以正規的來說,在沒有得定之前,前面要做的事情是什麼?聞、思,這個聞思就是它的因,然後你這個因一步一步上去,得到這個定,這個很清楚明白。所以反過來說,它假定是相違的話,假定像你這樣相違背,說聞思跟修沒有用的話,那請問這個結果怎麼出來?換句話說世間就不可能有定,定都不可能,還有慧嗎?所以現在很多人說,我要修定就不要了,那麼請問你沒有因,你那個果怎麼來呢?這裡說正面的陳列,反面的駁斥。說到這個地方順便講一下,為什麼當年印度的佛法這麼盛?它就是任何一個地方就這麼嚴密,擺在那裡使得你沒有一點小的漏洞可逃。也許我們現在,我所以說這個話,眼前我們在座的有些人,覺得好像這個東西很難學,或者心裡很煩。所以如果說你條件不夠,的的確確,那回家去,關在家裡念念佛也就夠了,這倒是事實,念佛是的確好。如果真的說年青力壯好好的學的話,這種地方都應該了解得非常透徹,那個時候你才會千穩百當。我現在舉一個比喻你們就曉得了,譬如說我們今天在座大家要解決一個問題,譬如說我們常住要解決問題,那麼有兩種不同的意見,說現在這個第一案是這樣的贊成的請舉手,有幾個人,三個、五個,那麼好,那麼第二案贊成的請舉手,三個五個,大家不管三個、五個說決定了,照著那一個辦法去做。那好像應該行得通了吧,結果做的時候不行。問說決定了為什麼不行啊?我可沒舉手!到時你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對不對?大家我說這個譬喻你了解不了解?很重要喔!譬如說今天我們在座的有三十個人,我們大家決定今天下午我們要去做,要這樣做,有的人說主張這樣做。那我就問大家了,要這樣做的請舉手,二個人;要這樣去做的舉手,五個人。那麼說好了,決定就去做啦!到了下午大家不動,說決定了你為什麼不動啊?我可沒舉手呀!你拿他沒有辦法,是不是這樣?這個事情就行不通,那個事情行不通,沒有關係,這個無關緊要的。請問你要不要修行?現在我問你,你要修行,然後你這個道理不清楚,到那個時候的話,左右皆不通。因為你所了解的就是這個嘛,這樣走不通,那樣走也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