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法師 射藝中的禪01A LYRICS

第一講
八十三年十月十七日

日常法師開示於鳳山寺

請諸位翻開第一頁「緒言」,緒言就是開場白;簡單扼要地介紹本書的內容,其中所述的重要內涵就是我要各位研讀此書的原因。現在我們就先唸誦緒言的第一段,再邊看邊講解。

「在練習射藝的時候,我們注意到有一項極重要的特色,就是:學射的目的不在實用,或純為美學的享受,而是藉以練心──使心得以藉此契入諸法實相。此不僅在日本為然,在其他遠東國家內,亦復如是.亦不僅學射如此,學習一切其他藝術,亦莫不皆然。因此,學射者非僅為了要擊中鵠的;學劍者揮舞寶劍,非僅為了要戰勝敵手;舞蹈者翩翩起舞,也非僅為表演某種身體的律動;其從事者的心,必須先與意識相調合。」

緒言中首先提到,射藝在還沒正式開始練習之前,要注意一項極重要的特色,如果這個特色不了解或內涵把握不準的話,其結果一定學無所成。我們看看:世間上,絕大部分的人,學習了一輩子仍然渾然不知所學,糊裏糊塗地來、糊裏糊塗地去,茫茫然跟隨著他人走到那兒、學到那兒,終至一事無成,真是可惜!雖然,我們也是糊裏糊塗地來學習,但是,往後,不能再糊裏糊塗地走下去,而要去認識學習的特點。前些日子,讀了【新世紀飲食】一書,才了解世間上有多少人為生意人所騙,忙碌了一輩子,成為他們的犧牲品,還渾然不知。更可怕的是:這一生在人間為犧牲品;下一世還很可能到惡趣成為被宰的豬羊、更甚者淪落至地獄!,所以,我們了解這個特點後要勇於抉擇: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是不該做的?該做的,全力以赴;不該做的,從此斷除,不要在意別人的說法和看法。不僅佛法如此,世間上所有了不起的人物,他們也都是走和常人不同的路,而後出人頭地的!練習射藝,其術高超,當然也有其異於凡常的特點,這個特點就是它真正的中心目標所在,我們一定要認真去了解。

射箭,好像是為了要射中靶子,就如同戰爭要殺傷一個人,或打獵要射殺一頭野獸般。但現在這裡的「學射」,目的絕不僅止於此,甚至於可以說不是為了這個實用,也不是純粹為了美學上或心靈上的享受!那麼,學射為了要做什麼呢?我們把「射藝」當做一種工具,藉這個工具來練我們自己的心。「心」怎麼練呢?這是很有趣的事情,大家想想看「心」是什麼?不是心臟的「心」,也不是一般人所說的「心」─而是能夠思惟、能夠觀察的「心」,這個心能夠讓我們感覺到痛苦、快樂。我們所有的見解都由心而來,因此,如何認識「心」,怎樣引導「心」,使它產生最佳效果,是最重要的。現在,透過射藝來練心,借重這項藝術─射箭,使心契入諸法實相。「諸法實相」是佛學的專有名詞,意思就是:一切事情的真相。更清楚地說:就是憑藉射箭的藝術,使我們能夠和一切事情的真相完全契合。而我們內心實際的狀況是怎樣呢?那是完全和事情的真相不相應的。

現在,特別為諸位同學解釋其中的內涵,讓你們認識:太多人根本不了解世間的真相,人云亦云,隨波逐流。事實上,很多人認為是對的,就一定沒有錯誤嗎?那可不一定!【新世紀的飲食】一書中,不是明白地告訴我們,大家都覺得最營養的食品蛋、肉、奶,其實卻是健康的三大殺手。古人說:天是圓的、地是方的,大家也都覺得如此,後來證明不是這樣。如果我們一步步深入,了解佛法的真正內涵,會發現一般人對世間所看見的一切,錯得太多也太離譜了,這正是人痛苦的原因。假如找到事情的真相,改正錯誤的作為,痛苦就消失了。能夠這樣的人可以稱為先知先覺。這樣去做雖然不容易的,卻值得去做,如果說難如登天也就罷了,實際上只要努力是可以做到的,一般人在世間努力、得到怎樣的結果?早晚忙碌,為了生活,忙碌得好辛苦,結果得到的是什麼?真是白吃苦頭!現在,把那種忙碌的精神和心力轉化過來,以正確的方法去努力,一定獲得生生世世的好處!緒言中說的「契入諸法實相」就是這樣的內涵。

此不僅在日本為然,在其他遠東國家內,亦復如是。「遠東」是西方人以其角度看的,主要是指中國、韓國、日本、越南等國家。這些國家都有兩 個共同點,第一.都受孔老夫子儒家思想的彩響。第二:佛教都在這些國家盛 行。所以,儒家思想是根基,而後佛法才能深入。記得,五年前,我在加拿大,過年時,隨同一位朋友去拜訪一個家庭。一進屋內,立刻感受到中國人過年的氣氛:我看到掛了一對春聯及梅蘭竹菊四君子的四幅畫,而且上有中文題字。從這種布置,我雖不認識這家庭,但確信一定是中國家庭,所以,主人出來後,我就以中交向他致意。沒想到,他向我說抱歉,並告訴我:他不會說中文。正感納問時,在一旁的朋友忙向我解釋他是韓國人。可見韓國人受儒家思想影響之深。因為,遠東國家具有共同的文化背景,所以,緒言中說:這個不僅是日本如此,其他遠東國家也都是如此,這是就地區的廣泛性來說明。「亦不僅學射如此,學習一切其他藝術,亦莫不皆然。」這是就學習的廣泛性來說明。學劍者、舞蹈者.....學習所有的藝術無一例外,這個說明很有趣,值得好好深思。「其從事者的心」,就是真正學藝術者的心,「必須先與無意識相調合」。什麼叫「無意識」?本書的作者是德國人,所以「無意識」是西方人的說法,也就是佛法所說的「無我」,其內涵先不在這裏做深細的講解。「射藝中之禪」這本書,老師所教的方法卻和一般人的慨念相反。這個不為常人接受的概念,老師卻偏偏要學者依循,毫不馬虎。結果呢?一般人無法達成的效果,他們卻得到了,事實就擺在眼前,容不得你不相信。有心人看見了效果,會生起想學的心,願意學習的心很強烈的時候,才能夠放棄自己的概念,克服重重困難,獲得真正高超的學問!

現在,請翻開第二頁,先唸誧文:

「如人懇切希望成為某種藝術的大師單靠技術性的知識是不夠的。他必須超越技術,使得那藝術戌為從無意識中生出的『無藝之藝』」。

這段話的意思是說:要真正學好某一種藝術,一定要很懇切的希望,如果沒有強大的愛好心理,任學何事必然徒勞無功,一無所成。世問一般人愛好的是什麼?吃、喝、玩、樂、看電視。平日無所事事時,群居一起,如同酒肉朋友,這類人所追求的目標,以我們現在來看,真是好可憐,等同畜牲。僅有少數人,有其崇高的理念,促使他衝破難關,達到理想的境界、羸得世人的景仰!

「至於射藝,學射者須做到能射與所射不再是兩件對立的事物,而是一整個實相的地步。」

什麼叫能射?什麼叫所射?「我」是能射的人,我要把箭射到靶子上,「靶子」就是所射的目標。就如獵人見著一隻小鳥,就拉箭射殺小鳥,獵人是能射箭之人,小鳥是為箭所射之目標。「能射」和「所射」明明是兩件事情,但是射藝中卻說不是對立的,不但不是對立的,而是一個整體、一個實相的整體,這種狀態是我們概念中無法想像的,但事實證明它是完全正確的。

今天,介紹諸位研讀本書,就是要各位認識這個特點。換句話說,這個特點讓我們了解,我們腦海裏所想的概念是非常表面、非常膚淺的,其內尚蘊藏深厚內涵,必須深入其中方能丁解。譬如,新世紀飲食中就指出,人人都認為:肉蛋奶營養,吃了對健康有益。我們聽了以後,為了身體就去攝取這些食物,覺得不但營養而且可口。殊不知,已為自己原來的橄念所蒙蔽,渾然不知其殺傷力、而將「魚餌」往身上送,結果,走上慢性自殺之路!.

「射者須不再意識自己是站在靶子前挽弓委矢的人。這種無意識的狀態,只有在他徹底空卻他的自我,力求技巧純熟時,才能達成。」

這一段不細說。緒言中「文字」的解釋不是我要介紹的主要目的,諸位要依上面的講解,去了解此段文字中真正要教導我們的內涵是什麼?

「此中另有文章,迥異於一般技巧,而非循序漸進學習射術者所能企及。」

射藝這件事情,其內另有文章,和一般的技術完全不一樣。就像,一般習慣中的概念,和我們學佛的概念,也是迥然有別。再舉【新世紀的飲食】的例子來印證,作者發現事情的真相也是和世俗的看法完全不一樣,但是這個真相才真正對我們有價值。現在,書中的老師所教的射藝方法,也和一般世俗的方法不同。那麼,既然要跟隨這位老師學習,就要先有正確認識,知道這一切與以往所知截然不同,然後才能放棄世間的方法與世俗的知見,一心一意聽從老師的教誨,依循老師的方法努力學習。放棄原來錯誤的想法,決心追求正確的境界,雖然很困難,卻是我們必須克服的。

舉諸位的狀況來說明,各位以前住在家裏,平時除了不得不早起外,假日,是不是常睡到七、八點才起床?這種生活方式,以世間人來看是一種享受;以我們來看那是一種消福,種將來受苦的因!現在,到寺院來,天天早起,看起來好像是受苦,但了解事情的真相後,就知道我們的生活方式才真是徹底的離苦得樂!因為我們有深遠、偉大的目標,眼前的享樂不是我們追求的,它不但沒有意義,而且會傷害我們!我們認清了這個事實,經過取捨,走入了佛門,如果再依世間的方式、世俗的知見去學佛,那真是緣木求魚。這條路是越走越迂迴,終至無路可走!所以,我們要先認清以世間的方式走下去,對我們有什麼好處?有什麼壞處?確認它是一條無路可走的死路後,才願意提起全副精神,好好地走唯一值得且應該走的路!這就是戕借用這本書和各位同學共同策勉的地方!

研讀本書的目標認識清楚後,再著手閱讀時,就知道以什麼心情、用什麼方式去看待這本書,然後才能步步深入去體會品嘗其中的特點!建立正確的理念以後,學習的過程,不能用自己的概念去學,而要依循老師所教導的方法,才能獲得最佳效果,否則會徒勞無功,就像【射藝中之禪】所描述的一樣。書中的老師教導學生拉弓,但不准肌肉用力,肌肉是鬆弛的。假設有一人精通這種方法,而我們去和他較量「腕力」的話,鐵定為其所扳倒。更有趣的是,他手上的肌肉鬆軟得像棉花,好像沒有一樣,但力量卻很大;我們手上的肌肉緊繃得像鐵塊,似要裂開一樣,但力量卻很小,因此他輕而易舉地戰勝。這之中一定有其高明絕頂的辦法;也一定有其不可思議的內涵,而這辦法和內涵,如果想要了解、想要獲得,必須放棄自己原有的見解和方法,依照別人所指示的方法,從中學習,漸次體會,而致了然於心。因此,有二個觀念要常置於腦海中勉勵自己,第一﹕不要因為人人都這樣說、這樣做,自己也人云亦云,隨波逐流,跟著這樣說這樣做。隨著年齡的增長、知識的開展,要以理智分辨是非,抉擇該走的路!第二:抉擇該走的路,確定目標,實際上路時,要摒棄自以為是的成見,依好老師的教誨,受好環境的薰習,步步向前!世間學問,想要有所成,尚且需要好老師、好環境,何況我們學的是最高明的佛法!走的是最殊勝的菩提道!諸位把這兩個觀念產生定解後,才能生起堅固的決心和意志!才能突破學習中的重重難關!

現在,我們研讀本文,請翻開第五頁,先看第一段:

「乍看起來,將射箭這樣一樁其俗無比的事和禪連接在一起,一定對禪──不論讀者對此字的了解如何──是一種無可容忍的貶抑。就算他願意讓一大步,承認射藝可列為一門『藝術』,他也只確定它是一種競技性的武術,而不會更到這『藝術』的幕後去尋找什麼。因此,讀者也許就會期望此書告訴他些日本特技射手的神奇的絕技。這些射手們都是家學淵源傳承不絕的弓箭能手。在遠東,這種古老的作戰方法被現代武器所取代,為時不過數代。射手們的身手依然嫻熟,射藝不但未廢,甚且日益滋長,學習者的圈子也愈來愈大。既然如此,本書中豈不是該敘述些射術今日在日本被視為全國性競技運動而推行的特殊方法嗎?」

我們研讀此書,首先要了解,本書中很多概念的闡述都是為西方人而說的,也就是針對西方舊有的觀念,而向其介紹射藝的特質。因此,我們討論時,不只是文字浮面的認識,而是透過文字去體誌蘊藏的意趣。現在我以第二段的文字來配合深入說明。請諸位看第二段第一行「這種期望真是錯得不能再錯了」,簡捷地點明前段的概念是錯誤的,是與傳統的意義相違的。單是射箭,實不能稱之為「射藝」,必也把「禪」的意境攝入融合後,射箭才因之提升為一種藝術,夠格稱之為「射藝」。換句話說,射箭和佛法相契相應後始為人尊之為一種藝術。同樣的道理,日常生活中任一學問技術,若把佛法融會進去,其價值立即提升,成為非常高超且實用的學問,足以使我們從凡夫的錯誤中跳脫出來!

日本人如何看待融入禪的「射藝」呢?

「在傳統意義上,日本人對射藝,尊之為藝術,奉之為國寶,但卻並不視之為競技運動。」

一般人視射箭為一種競技、一種武術上道是既膚淺又錯誤的!而日本人,一個經濟實力傲視全球的國家,理應沾沾自喜其雄厚的經濟,何以反將射藝當成一國之寶呢?突然聽到這種現象,不明究理者一定會懷疑納悶,但如果細心觀察射藝的內涵,將不難理解。所以書上說﹕

「乍聽起來有些古怪,但日本人是將射藝當作宗教儀式看的。因此,射藝之『藝』並不是指運動員可藉鍛鍊身體而多少予以控制的射箭能力,而是指一種自緞鍊心靈所發出的能力,而他的目的乃在擊中一個心靈的標鵠。所以,根本上,射者所瞄準的乃是他自己;他甚至還會擊中他自己。」

這一大段闡述了心的能力是無止無境的,我們要自我訓練,把心靈的無限力量發揮出來。因此,射者所射中的目標並不單純地指我們肉眼所看到的箭靶,而更重要的是射者本身的心靈。追根究柢地說,射箭拉弓的人所瞄準的目標是他自己,所要擊中的標鵠也是他自己。這種說汪是相當鞭辟入裏的,如果不加深思,很難理解其中的深義。

現在我引大家目前的狀況,做一個淺顯的說明:我們起心動念是不是都是為一個「我」?我們身口造作是不是也是為一個「我」?為了要尋找快樂、追求幸福,不停地忙、不停地做,真是不亦樂乎l.可是,靜下心檢視自己,捫心自問:我真的快樂嗎?答案往往是模稜兩可,甚至於全然否定。

因此,諸位認真思考,眼前的快樂是虛幻的,叫心深處的茫然會感得以後更多更深的痛苦!實際上,所有的苦樂都源自內心,而我們所有身口意的造作都是為了找尋苦樂問題,解決苦樂問題。如何透過心靈的鍛鍊去感受苦樂,去解決苦樂,就是整個佛法的內涵,而最究竟目滿解決苦樂問題的是佛。認識這層層相繫的道理後,就更能認識﹁射﹂只不過是一種工具,假借這個工其使產生更深更廣的功效,也就是書上說的:「透過學習射箭能鍛鍊心靈」,這才是射藝的真正目的!